【翻译】【肖根】Kismet and Other Movements (6)

chain: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见 (1)


作者:aelysian


翻译:chain


校对: @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77395?view_full_work=true


配对:Root/Sameen Shaw


分级:T


电梯:(1) (2) (3) (4) (5) (6) (7) (8) (9) (终章)




//138:18:29:41


 


茶。也许Decima的特工就在前来刺杀她唯一活着的至亲的路上,她却在沏茶,而那个崇拜机器的雇佣杀手正在和她母亲闲聊。她小心翼翼地端起装着茶具的圆形托盘走进客厅,不让自己洒出一滴。她有些恼火自己还保留着这个旧习惯。


“谢谢,亲爱的。”她的母亲拍拍她的手。她选择了自己觉得最中立的座位:咖啡桌末端那个矮矮的扶手椅,正对着双人沙发,上面坐着的两人是她生命中的两个部分,而她本希望她们永远不会碰面。


“你都没告诉我你的朋友会来拜访,Sameen;我本来可以做点什么吃的。”她责怪道,仿佛Root珍贵得不能只用木槿茶开心果和蜂蜜饼干来招待。而她知道与事实完全相反。


“她好着呢,妈。”


“我确实很好,Ms. Saatchi,真的。”Root微笑着说道,优雅地抿了一口茶,简直是淑女行为的范本。Shaw想把饼干扔她身上去,最后也只能狠狠地咬碎了一块。


“你和我的Sameen一起工作么?Miss Root?”


“妈。”


“怎么了?”她问道,一脸无辜地挑眉,“你从来不带朋友回来。”


“我没她来。”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拒绝看向必然在咧嘴坏笑的Root,“她自己就这么跑来了。”


“哎呀,Sameen。”她责怪道,好像她只有六岁一样。出乎意料地,Root来给她救场了(算是吧)。


 “我们一起工作,但是Sameen更多负责实际操作方面的事。”(这个时候Root才意识到她根本不知道Shaw跟她妈妈说的职业是什么,不过至少她很确定她没说实话。)


“Root很擅长电脑。”她勉强说道。当她妈妈被这趣闻带得和Root偏离到另一个话题后,她悄悄松了口气。


Shaw看着她们谈笑风生,不自知地在木槿茶和蜂蜜的清香中放松了些。她默默觉得Root也很擅长和人交谈并让他们信任她,而这从来不是自己的强项。这让她觉得胸口一窒,她不是第一次去想如果她可爱又正常的母亲有一个同她一样的女儿的话,一切会是怎样。


Sameen从来就不正常,即使在她了解到那些人们用来描述她如何不正常的词之前,她就已经知道了。但她从没怀疑过她的父母对她无条件的爱,她也从不怀疑他们是否担心过她没有那么爱他们。而现在她觉得或许她应该多想想——如果他们有一个笑容比皱眉更多、能愉快对话、生活在一个友好小镇中一座美妙的屋子里、每周往家里打电话的女儿会是怎样?她不能(也不会去)做所有这些。


她只偶尔发些短信,让她知道自己还活着;隔两周会从银行转账付清各种账单;每过几个月才打一个不自然的有些客套的电话。毕竟,面对一个不知道你是靠刺杀/重伤别人谋生的母亲,你能说些什么?


她看着Root施展魅力迷惑她的母亲,告诉自己,她唯一能的,就是保证母亲的安全。


“…而你一定要留在这。”她说道。


这吸引了她的注意。“啥?妈,不要。”


“Miss Root可以睡客房,你可以和我挤一下。这样当你觉得受不了你的老母亲准备回去的时候,路上还可以有个伴。”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Shaw被落在那思考她是何时对局面失去了掌控(她觉得就是Root进门的那刻)。在她能象征性地提出抗议之前,手机铃声就响了。虽然很不情愿留下她俩独处,但她并没有太多选择。


她大踏步冲进厨房,按下接听键。“Finch。”


 


她们就像合谋者一样,等着Shaw从厨房里传过来的低语慢慢消失。


Laleh Saatchi跟Root从左耳听到地址时的期望不一样,但作为Shaw的母亲,灰白头发和纤细双手掩藏了这个娇小女人体内某些钢铁一般的力量。这让她的形象强硬了些,而Root可以从她身上看到Shaw。


“她并不是真的在医院工作,对吗?”


Root考虑了半秒,暂停了一瞬,而这本身就是答案了。“对。”


“我就说…”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可惜Shaw从来没有继承她这种低调内敛。“她一年前来找我,坚持让我搬到这里,并且不许我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这并不是外科医师的生活常态,嗯?”


她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没有任何需要保护的人,没有一个需要她去撒谎并称之为爱的人。


“危险么?我说你们的工作?”


她可以说一堆谎,可以在一分钟内编造出所有解释和背景故事。“是的。”


事实让Laleh的前额皱出了一条线,那是经年累月的担忧带来的皱纹;Root曾经有类似的皱纹,不过那是在她还在乎时的事了。怀念和苦涩一起涌了上来,她有种莫名的冲动要说些什么,“我们——她做的都是好事。她拯救别人。”


这位老妇忽然抓住她的手,快速有力,以至于她的第一反应是挣脱出去。然后她捏了捏她的手,这动作太像母亲,让Root呆滞了一会,一时觉得呼吸困难,更别提移动了。


“Miss Root。Sameen…如果出了什么事她也不会告诉我。我从来不知道她在哪做些什么。我也不需要知道她是做什么的,但我需要知道她是安全的。”


这个要求足够简单明了,但却远远不易被满足,而她无法让自己这次对着这个女人撒谎。她并不需要。


Laleh在她这个年纪仍然有着极好的视力,Root立刻就知道她看到了。她的目光扫过她的手腕内侧,让她不可抑制地想把袖子往下拉来遮住那个椭圆。不管她怎么猜想,Root都确信这个妇人清楚知道她女儿的时间什么时候会来到,而她自己的手指则讲述了故事的另一部分。


“一切都好。”她听到自己说,平静地轻握住Laleh的手,尽管她并没有感觉到平静。


“一切都好。”这次的声音并不是她的。Laleh嘴角轻微上翘,温柔地笑着,看起来并不像在为她感到遗憾,“一切都会好的。”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夜幕降临,她的母亲找到了Jeopardy的马拉松循环播放频道。视线掠过床边的躺椅,她意识到Root已经睡着了;眯眼细看时,还能看到似乎滴到了躺椅扶手上的口水。什么事都没发生,而这温馨居家的气氛让她感到窒息。


“不要破坏家具。”在母亲这么说之前,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抠织物。母亲用余光扫了她一眼,然后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到Alex Trebek身上。如果不是被她抚养长大的,Shaw几乎就要被她糊弄过去了。



“你为什么会来,Sameen?”


她看着她的母亲,这才意识到她比记忆中更加衰老、疲惫和憔悴。她是个糟糕的女儿,而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永远来想办法做出改变。


这太诡异了——她的愧疚、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爱着的人、Root睡着后发出的奇怪至极的鼻息声、她回来后一小时内藏在屋子各处的枪械……这一切让她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十几年来她第一次想对妈妈坦诚相待。因为虽然她手腕上的时间还在倒数,但她却刚刚理解到孤独的含义:那是她父亲死后褪色变成白色疤痕的那个零,也是Root肌肤上的一片空白。


 “妈,我不是个医生。”她脱口而出但立刻就后悔了。她究竟该他妈的说什么?在任职被终止之后我离开了住院医师项目,加入了一个秘密的政府情报机构以杀人为生,后来他们想杀了我,所以即使知道你讨厌冬季我还是让你搬到了纽约。现在我在为一个很有钱的人和他的超级电脑工作。哦对了,我那个你很喜欢的朋友觉得它是上帝。


她做不到。


然而她没得选择,因为Root突然惊醒了过来,目光有些失焦。Shaw不知道自己怎么辨识出她的这个表情的,但她就是看出来了。


“Shaw。Decima来了。”


她知道了。这才是她注定要做的事,而她的行动总是强于言语。她拿出藏在沙发垫里的格洛克,她的母亲则盯着她,神色无法解读。


“Sameen——”


“两分钟。”Root打断道,激得她立刻进入作战状态。


 “卧室衣橱。”她吼道,无视母亲的抗议半拖半拽地把她拉上楼。Root紧跟她们,用她耳朵里的声音引导着她手眼的行动,迅速武装好自己。


她把母亲推进壁橱,打断她想说的话,“妈,我需要你信任我。你要呆在这,直到我回来找你。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离开这个房间。Root会在这里陪着你。”


另一个女人已经在张嘴抗议,“Shaw,我能帮你,你不能…”


“闭嘴。”她狠狠打断,手伸向手枪皮套。“不需要我告诉你如果你搞砸了会怎样吧。”


这话更甚于命令,让她不再多说。她点点头,紧紧握住武器。


她就像一个活动军火库,但是这其中并没有配备盔甲,致命而又脆弱,还带着一丝疯狂。她关上柜门,门出人意料地轻轻锁上。她们被笼罩在黑暗中,Root这才意识到这是一个用来避难的安全房。


几乎在同一时刻,开始提供大量关于屋外特工的位置和行动信息。这让她心痒得想冲出衣橱去帮忙。Shaw会射击四肢让他们无法移动,但这不够;只要没死,他们就都是威胁。她不确定Shaw还记得这个。


“Miss Root?”


她几乎在黑暗中笑出来。“叫我Root就好。”


“好吧,Root。为什么Sameen——发生了什么,我不…”Laleh的声音渐渐弱下去,Root并不怪她。


(房子被攻陷了,她很紧张地想听发生了什么。)


她轻声细语,声音几乎要被墙边的衣服和鞋盒所吞噬。“有人,非常危险的人,想来找你。”


抓走你,杀掉你…无论Decima打算对她做什么,那都不会发生。这点她非常确信。寂静蔓延开来,她们都在思考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是我?“


看不到这房子里发生的事,但她觉得她能听到被压制的火力沉闷的回响,这至少说明Shaw还活着。这是个冰冷的慰藉,因为如果坐在她旁边的女人是其他任何人,她都会直接冲出去。她想努力吞咽下去卡在喉咙那的结,又或许那其实是她已经蹦到嗓子眼儿的心脏。


“因为Shaw爱你。”


Laleh抓住她的手腕。“我们不能就干坐在这。如果外面有坏人,和Sameen…”


Root倒吸了一口气,思考良久;她心跳加速,时间仿佛转瞬即逝。“你能打开门锁么?”


她几乎立刻得到了回应——耳边传来上过油的金属滑过金属的声音,她将之视为赞同。她艰难地站起来。“你得呆在这。”


我怎么都不会呆在这。”她轻声说道,本来很淡的口音忽然加重了。


“你会射击么?”


“我学的很快。”


她看不见Laleh的脸,但她想象她看起来会很像Shaw。Shaw一定会他妈的杀了她。


 


沿着手臂滴下来的血比那擦伤带来的疼痛更让人恼火,她的头发掉下来挡住了眼睛,她也许在某个节点被打断了一根肋骨。但这都无法阻止她咧嘴嘲笑唯一还清醒的那个特工。


“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你无法阻止我们。”她被绑在餐桌椅高高的椅背上,更显得她姿势僵硬。不过那也可能是因为射入她肩膀的子弹,或者是她被击碎的双膝。


Shaw靠在门廊上,枪握在身畔。“我以为你们这些人都是会切腹的类型,所以我本来指望你自己解决自己的。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来这。”


金发女人啐出一口血。“你知道为什么。”


“嗯。”她的右手微微一动,蓄意而无情地扣动扳机。她一直很欣赏消音器对枪声的改变;而它对射入伤的影响则是一个新的魅力——女人左腕上涌出的鲜血遭成的一片混乱让她尤为满意。


才终于让女人有了些反应,真是可悲又无聊。“你个混蛋。”她咬着牙喘息着。


也许她会留她一条性命。


“Sameen?”


哦,操,不。


她转身之前就知道会看到什么:Root看起来内疚又固执,而她的妈妈又害怕又生气的表情让她看起来很陌生,而且——“你给了她一把?”


“有备无患?”Root看向一边回答道。“还有更多的人在过来的路上,Shaw。你可以晚点再吼我;我们必须离开了。”


操。她把枪从母亲那拿走,赶紧催她上楼打包一些必需品,以防她做出诸如哭泣之类的什么自己无法处理的举动。


仅仅两分钟,一切都变了。Root是最后离开房子的。Shaw扭动车钥匙点火,租用车引擎的轰鸣几乎掩盖了那一声惊得她后座上母亲一抖的枪声。


Root几秒钟后滑进副驾,眼里闪着奇异的光彩,但抿着的嘴巴线条生硬。“快点,亲爱的。该走了。”


 


Notes: 婆媳(?)相处愉快,Mama Shaw太有爱了。有很多大锤的别扭心情,大伙看到她对Root强烈的感情了么?藏在很隐晦的一句话里哈(至少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这次又是4000+字,之前最长的第四章的shaw视角反而被喜欢得最少,我很是忧伤,需要大家红心的鼓励,不然我会有动机每次只发一点;) 

评论

热度(226)

  1. chain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chain 转载了此文字